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春又春

作者:沽之斋
春又春 二维码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

第四回 小绣楼三士争云云

诗曰:

疏月绮窄回,金多作祸媒。

游魂渺何许,清夜泣蒿莱。

且说兄弟三人被萧氏请去吃早膳,三郎说肚痛,溜了出去。大郎与二 郎知他鬼主意,遂随後即追。

那二郎道∶“三弟年纪小,心却大哩,去寻他晚了,恐与表妹早做成一处哩!”大郎惊道∶“何处去寻?”二郎道∶“闻香便是。”大郎道∶“何故?”二郎笑道∶“兄长久行花柳行,焉不知此意?那女子都是惯用香粉的,云仙表妹自有一种奇香,想必他的闺阁也是香的。”大郎道∶“二弟怎知他身有异香。”二郎道∶“小弟久炼得鼻子手段,凡嗅得香气,便知女子品等。”大郎讶道∶“不意二弟有此异术,待回去教我。”二郎道∶“你学不得。”

大郎道∶“我何学不得?”大郎道∶“倘你学待,我岂不知少了多少美人。”大郎道∶“如此小气,成不了大器。”二郎道∶“不比兄长,那粗蠢的丫头也一抱春风。”大郎道∶“适才你又何为?”二郎嘻笑道∶“五十步笑为百步耳。”大郎道∶“莫要厮混,速寻了三弟,莫误了姨母的事。”二郎道∶“岂能不顾表妹。”大郎道∶“二弟也粗笨。今日乃是喜日,那天仙焉能不出来陪客,届时你我兄弟不是近水楼台麽?”二郎恍然道:“兄长说得有理,只是我料那三弟必先走了一步。”大郎道∶“他一个孩子家又何俱,耍上一耍又何妨?”二郎道∶“也是。”二人一头说一头到处乱喊。不消一刻,那三郎提着裤儿钻将出来。二郎惊道∶“你可曾完事?”三郎道∶“完了哩,爽不可言。”二郎道∶“甚麽,你将表妹完事了!“三郎道∶“表妹又未来出恭,我怎知晓。”大郎道:“他吃得多,有些七荤八素了。”二郎长嘘了儿口气道∶“未完事即好。”大郎张目对二郎道∶“你嗅他後面可是表妹的香闺。”那二郎提了鼻子嗅了一回,道∶“这胡府的茅厕也香哩。”三郎道∶“即是香,你即在此间多嗅此罢。”大郎道∶“三弟莫乱走,适才姨母发下话来,要我三人伺候左右。”三郎道∶“如此甚好。”二郎道∶“好个甚?”三郎道∶“表妹定也在姨母左右。”大郎相了二郎一眼。二郎吐了舌头。三郎道∶“即如此,我先去哩!“言讫欲走。大郎与二郎忙道∶“你我三兄弟俱往才是。”三郎也不应声,系了裤儿合他二人去寻姨母不题。

话休絮烦。萧氏生辰这日办得甚是闹热。宾朋如云,吵嚷若市。萧氏忙於应酬,三兄弟也忙前顾後,钻来跳去。那云仙果然到了下午出了闺房,一步三摇而至。见了众人一一请安。喜得三兄弟弃了萧氏,直在云仙身边云遮雾绕般行动。那天仙也偷了眼儿把他三人俱都看个仔细,见大郎结实却又鲁钝,二郎神清却又气浮,唯那三郎眉宇之间挟带英气,虽年纪幼小,身量却高,与二兄比肩而立。心上便有了三分的喜欢,眼角眉梢也带了些情意。那三郎岂能不知,心中欢喜,把个表妹叫得山响,气得大郎二郎胸臆隔断。碍那人多,未能上手去抢。暗地里咬牙切齿一回,各自去那月儿菊儿身边,故意挨擦身儿,出些火气,眼却不离云仙。

黄昏时候,红烛高烧,画堂如昼。宾朋生满,饮酒祝寿。笑语喧声,一派繁闹景象。饮酒三巡末过,那云仙辞了众人回房去了。临行又睨了三 郎一眼。三郎离席欲追。早被身边大郎合二郎挟住,动弹不得。又不便发作,强忍一回,坐稳吃酒。却恨这宴不早散。

直至申时,方才散席。三郎趁他二人不备,於桌下溜出,及二人寻时,空留三郎一件衫儿。二人大恨,却又无可奈何。遂谋道∶“明日强试他一回,倘不见阳精至,早将他打发回去。”二郎依允。取了衫儿,辞了萧氏回房歇息。

两人各自思想,唉声叹气。正烦闷间,那三郎推门而进。大郎起身讥道∶“三弟可又得意一回?”二郎道∶“可曾春风一度?”三郎也不答应,闷声向床上坐了。大郎又道∶“三弟何必恁般样儿,想必哪云仙嫌你年纪式小?”三郎依原不答应。二郎道∶“明日午後料也无事。你我兄弟三人,去寻了个乾净幽静所在,试你那阳精至否?三弟以为如何?”大郎道∶“倘你无起色,自是嫩小,不合与表妹做爽。”三郎道∶“却也奇怪,为甚与表妹做耍还看阳精至否?”二郎笑道∶“这即是说至理处了,倘你无起色,只能与表妹做些玩家家的勾当,却不能娶他归哩!”三郎讶道∶“我却不干!你二人也需当场试来!“二人听了呵呵大笑。

大郎道∶“这又何难,只是届时不能令人窥见。”三郎道∶“是甚见不得人的试法?”二郎道∶“即是见不得人哩。”三郎道∶“却也说出听听。”大郎道∶“明日午後你自知,倘目下说出,恐你那话儿夜里又做怪哩!”三郎道∶“既然不说,何不将你二人今日於那月儿菊儿身上的手段说出一二?”二郎道∶“愈发的说不得哩。”三郎道∶“为甚?”二郎道∶“倘说出,怕你梦里走了精哩!“三郎道∶“二位兄长口口声声言我阳精未曾至,何来的走精?”二郎楞住,大郎道∶“好一张利口儿!不妨讲与你听!“二郎道∶“兄长也痒得慌麽?”大郎道:“口痒而已。”三郎道∶“那月儿可是满月麽?”大郎道∶“那月儿身躯丰肥,正是满月。”二郎道∶“胸前可有一对玉杯麽?”大郎道∶“隔着衣儿如何得见玉色?只是摸着软中有硬,料是处子无疑。”二郎道∶“兄长圣乎,一摸便知,小弟佩服。”大郎叹道∶“倘不人多,早已得手,霞飞鸟道矣!“二郎道∶“兄长高才!“三郎道∶“二兄莫乱赞!你且说那菊儿事情。”二郎道∶“那菊儿身躯儿也不丰肥,胸前也无一对玉杯儿,有甚好说。”大郎晒道∶“二弟闻香便是了。”二郎道:“香便是香,只是这香的来处非自一般之处。”三郎道∶“又在何处?”二郎道∶“即在那肥臀之下。”大郎道∶“适才你言不丰不肥,何又来了肥臀?”二郎道∶“只是他腰细若柳,故而臀儿肥大。”三郎道∶“岂不更个惹火的美人儿?”大郎道∶“你知甚是惹火的美人儿!“三郎道∶“平昔二兄所教。”大郎道∶“你二兄不教你好的事。”二郎道∶“适才兄长又是念的哪一家经书!“大郎笑而不语。三郎又道∶“那菊儿肥臀下是甚处?为甚香哩。”二郎道∶“臀下腿间自有春湾一道,情穴一个,香气自那而出。”

一番话说得三郎腰间那小小物件倏然而立,卜卜而跳。疾潮手摸,叫道∶“我阳精至矣!“大郎与二郎俱吃了一惊,懊悔不迭。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