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春又春

作者:沽之斋
春又春 二维码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

第七回 赴闺房表兄妹偷情

诗曰∶

冠顶神羊意气断,闲邪当道誉埋轮。

且说云仙於园中偷觑三位表兄昂扬尘柄,好不火发,急急回至绣房卸了衣裤自己杀了一回火,却不料三郎早已随後跟至,立在门首又饱看了他一回,却浑然不知,依旧的挖个不止。直挖得娇声浪语声达於外。惹得三 郎熬禁不得,遂踢落了裤儿往里闯。一头走一头看那流水不止的pin户,纤指早疲,那道口儿合合开开,似那小儿喝饮水光景。

堪堪已摸近床边,那云仙依原闭目哼哼,三郎氵㸒心勃勃,那话儿直竖如枪,送腾身跃上了云仙身儿,尘柄顺水滑落,陷进大半个gui头,入得云仙肝胆俱裂,开目急视,见一男子覆於身上,一物正挤迫指儿直抢牝内,遂高声叫道∶“啊呀,你是何人?意欲行奸?”一头说一头扭挣。三郎急掩其口儿,俯於耳畔道∶“表妹勿叫,是我哩!“云仙道∶“你又是何人?”三郎老着脸道∶“我即是拆断瓦片的那个。”云仙知是三郎,依原扭动,被三郎双腿控住不能动。云仙道∶“三表兄意欲何为?”三郎道∶“来替表妹杀火。”云仙道∶“我又何来的火?”三郎道∶“我已在门外偷觑多时,见表妹可怜,遂唐突而进,冒犯玉体。乞表妹谅。”一头说一头去他香腮上亲,一阵幽芳,沁人心脾。

云仙目慢颊赤,半晌不语,手却阻住不令其进。三郎道∶“表妹若依了,自有好处於你。”云仙道∶“有何好处?”三郎道∶“表妹且将手儿移开。”云仙道∶“我手怎了?”三郎道∶“捻了我的宝贝还不知麽?”云仙听罢,蛇咬一般,倏的掣回手。那三郎得势,腰上发力,gui头全没,渐至花关,云仙害痛,复又回 手阻住,捻了个结实。三郎快意连连,低叫道∶“表妹的手好香暖哩。”云仙忿道∶“你且莫孟浪,快些下来,有话慢说。”三郎道∶“头阵已破,後阵怎舍?”言讫,又是一阵杀伐,奈何那云仙拼了吃奶的气力狠捻,痛的三郎一 阵大叫。却不舍流连。

云仙此际也无奈,二人腿儿叠着腿儿,脐脐对着脐儿,口又照着口儿,早意乱神迷,火盛情涌。那氵㸒水儿更流得欢,直把个指儿浸得麻软,那尘柄竟如鳅乱钻,刹间入进了大半根,遂又帮了一只手,擎住三郎肚儿。方才保住元红。

三郎此际欲火焚身,奈何不能尽兴,那牝里越深越紧越热,火烙难忍,一阵阳精,彪彪而出,闷哼几声,把了云仙的乳儿不动。那云仙叫道∶“啊呀,你将甚麽喷在我里面了?稔粘粘的难过?”三郎也不应答,兀自吸气收腹,那云仙登觉那尘柄倏然软塌,好生奇怪,心里欲看个究竟,却又害羞,又扳那三郎下来。三郎稳住不动。移时,那话儿又跳钻钻的硬了,似比先前又粗长些。撑得云仙玉户满满的,间不容发,胀得难过。一番折腾,二人俱已神疲力衰。三郎道∶“表妹且将手儿拿开,容我尽欢一场,即是碎身万段心也甘了。”云仙不允。三郎又道∶“我那精儿已流至你的里面,还不肯?”云仙道∶“流到里面又怎样,洗了即是。”三郎道∶“表妹可怜则个。”云仙道∶“我还是闺女家,焉能令你胡来?”三郎笑道∶“污都污了,还有甚麽清白?”云仙道∶“不曾污。”三郎道∶“即不曾污,我对姨母也有话说。”云仙骇道∶“说甚?”三郎道∶“说你偷看,说你自己入弄自己,说我的精儿喷至你那里面。”云仙猛扳其肩道∶“冤家!岂不坏我名节?”三郎道∶“不坏你名计又有何难?”云仙道∶“你不说即无事了。”三郎道∶“欲灭我口除非令我爽上一回。”云仙知他意,遂柔声道∶“适才你不爽麽?”三郎见他腻脸偎红,凤眼乜斜,春兴早发,急道∶“适才未洞穿门户不曾爽哩。”云仙嗔道∶“莫非真欲取我元红不成?”三郎见他意乱,遂哄道∶“此事你知我知,完事之後我会更加爱你。“云仙道∶“你可曾爱我?”三郎道∶“自从一见表妹仙颜,已是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想得心痛,表妹怎说我不爱?”云仙道∶“许我一件,方遂你愿。”

三郎大喜,搂了粉颈,鸡啄米般一阵乱亲,道∶“莫说一件,即是十 件也依。”云仙道∶“至今日始,我便是你的人了,日後定要迎娶我。”三郎道∶“这又何难,正合我意,只是要等上几年。”云仙怒道∶“冤家,哄蒙了半日,还欲推脱麽?”三郎急陪不是道∶“表妹莫恼。你我同庚,尚属年幼,怎论嫁娶之事?”云仙道∶“即不论嫁娶,你又在此何为。”说罢,着力捻那尘柄。三郎又叫,道∶“表妹莫恼,容我细讲,这婚事麽?也需三媒六证,父母应允才是。”云仙道∶“即如何,你且下去,待那三媒六证,父母应允了再说。”言讫,力推其身,三郎慌道∶“表妹气力颇大,莫恼坏了身儿,即然表妹恨嫁,明年即前来迎娶何如?”

云仙道∶“这方是一句中听的话儿。”三郎道∶“即已允了,何不令我深深入上一回。”云仙道∶“不可,还有一件。”三郎苦着脸道∶“还有哪一件?”云仙道∶“适才你们三兄弟於园中何为?”三郎道∶“我那二位兄长验我精气至否?”云仙道∶“为何要验你哩?”三郎道∶“若验出我精气未至,赶我回家,他二人来爱表妹。”云仙微微笑道∶“他二人也爱我麽?”三郎道∶“爱,俱都爱杀!“云仙道∶“不知你精气至否?”三郎道∶“你眼见我将那瓦片儿拆穿,还问至否。”云仙嗔道∶“你们男子家的事儿我怎知?”三郎又舔他那香唇,低问道∶“适才表妹纤纤玉指的解数可是男子家的事儿哩!“一句话说得云仙三尸神爆火,怒道∶“不与你歪缠,且滚了下去。”言讫,一阵乱蹬乱扯。三郎狼狠箍住,道∶“表妹即己允了,何故又闹?”云仙也不理。三郎又问,云仙不得已,道∶“你那物儿能将瓦儿拆断,我焉能承住?”一句话又说得三郎楞住,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