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春又春

作者:沽之斋
春又春 二维码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回 柜中塌前淫雨绵绵

诗曰∶

杯酒伏干戈,弦歌有网罗。

英雄竟何在,热血洒青莎。

且说大郎也携了月儿回来寻欢,屋中二郎合菊儿先行躲起,大郎遂於二郎的床上,卸了衣裳上了月儿身上干事,乍合之际,觉道那月儿非处女身儿,遂恼,拨出尘柄之际,又听那床板下面通的一声响,道∶“啊呀,这床下也有鬼在闹哩!“言讫,欲探头往床下看。

月儿情兴正浓,倏的扯住,道∶“必是那耗儿闹得响哩,莫误了你我的好事!“大郎道∶“有甚麽好事?”言讫闷坐一旁。月儿道∶“公子怎说不是好事?”大郎道∶“我且问你,你那物儿是何人占的先?”月儿道∶“不可说。”大郎道∶“你当你是佛哩,还不可说!“月儿急道∶“真的不可说!说出恐公子怪罪!“大郎道∶“只怪那破你身的畜牲!“月儿道∶“公子不可骂!“大郎道∶“却也奇了!你那奸夫还不许我骂麽?”月儿道∶“不可,他是你的亲人?”大郎道∶“亲人?可是我的亲爹不成?”月儿道∶“虽不是公子的亲爹,恐也不远矣!“大郎焦燥,道∶“休要与我搬弄字眼,快说你那奸夫是何人。”月儿道∶“公子屈杀奴家了,奴家何曾愿?”大郎道∶“即不,还不把那畜牲说出!“月儿道∶“委实说不得。”大郎怒道∶“再不说,拉你去见姨母,问你个通奸大罪!“月儿慌道∶“公子且莫孟浪,倘传扬出去,合府上下,俱都不好看哩!“大郎道∶“一个奸案,会令上下不安,我却不信。”言讫,扯那月儿欲下床。月儿陡的掉了泪儿,道∶“乞公子饶奴家一命!“大郎一见他哭,心中更是疑惑,遂缓言慰道∶“你且说出,有本公子替你做主就是。”月儿道∶“待公子先饶怒了奴家,方才实情相告。”大郎道∶“且饶你就是。快些讲来罢!“月儿道∶“是公子姨丈所为。”未等月儿往下说,那柜中床下又是一 阵乱响。大郎顾了一回,道∶“这耗儿俱都听得惊哩!“又扯了月儿道∶“是我那姨丈!我却不信,分明是你诬他!“月儿哭道∶“奴家若谎说,愿遭雷诛火烧而死!“言讫,趴於床上号啕不止。大郎楞怔,忖道∶“我那姨丈倒风流哩!不知这府中的丫头被他上手多少!“一头想一头去搀那月儿道∶“木已成舟,哭也无用。将此事忘了即是。”月儿止住哭声,抬头道∶“公子不怪,奴家感恩非浅!“一头说一头做揖。大郎止住道∶“莫要乱行礼。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且莫传扬出去,记否?”言讫替那月儿揩那泪珠儿。月儿旋哭旋点头不止。大郎复将他覆於身下,把手去抚那乳儿牝儿,忖道∶“姨丈干得,我更干得,只可恨被那老杀才抢了先。”旋思旋又将尘柄扶住,去那牝上移摩。

月儿紧搂其颈,低低的娇叫,把个腿儿启得更开,刹时氵㸒水波溢滔滔,氵㸒情大动,扭臀摆乳,候那大郎来入。大郎磨荡了一回,腿儿一蹬,那尘柄又唧的一声入进。紧凑的抽送了百来度,再看那月儿,泪脸儿愈发的楚楚可怜,咬了香唇,耸臀顶乳,口中呀呀的叫。大郎趴於月儿肚上大干,心中甚是气恼,直将一腔怒火贯入尘柄,把月儿的花房权当做出气筒儿,一口气入了上千度不曾停歇,入得月儿气喘不匀,张口闭目,下面氵㸒水响得似那一片蛙声。

大郎一头干一头暗恨不已,复推起月儿双股,去跪於床,照准那肥油油水漫漫的花房刺射不休,又听那柜中一阵乱响,斜眼望去,那柜儿似在摇动,忖道∶“这耗儿也添我恼哩!“也不去顾,依旧埋头苦干。正唧唧溜溜的抽,那床下又一片连响,敲鼓一般。又忖道∶“难道这耗儿也不欲我干月儿,我偏要干,非将那老杀才的气出够不可!“依旧乒乒乓乓的干。那月儿着实受用,端了自己双乳浪叫喧天。暂且不题大郎与月儿之事。先说那柜中的三郎儿。

那三郎知大郎携了月儿回来,心中欢喜,皆因二郎留那菊儿不用,白白的欲送进柜来,遂张着手儿相迎,恨那菊儿替二郎取东搬西,猛地里听那房门响亮,知是大郎闯进屋来,遂不顾许多,早将门儿大开,那菊儿恰至柜前,见门自开,唬得两眼发直,未及叫出声来,早被三郎探手拉进,反手扣了门。

那菊儿以为真是有鬼,唬得体似筛糠,三郎紧搂软月温香就亲,那菊儿又欲叫,三郎忙把舌儿度於他口中,唬得菊儿说不出话来。旋又拽出,低声道∶“莫怕!我是萧三郎!“旋又把舌儿吐入。那菊儿知他是萧家三郎,遂放了心。却被他赤身紧搂,不免羞怯,争挣猛摔,那三郎紧紧箍住,含糊道∶“莫闹,外面听见,都不好看哩。”那菊儿又挣,三郎复将指儿挖他那牝,刹那之间,菊儿似中了魔法,再也不拒,任那三郎轻保三郎大喜,挖个织布穿梭,那菊儿竟搂了他的颈儿,把腿儿一夹一放。三郎候那氵㸒水漫流,方才扶了尘柄,只一抬,遂滑入牝内,弄的叱的一 声响,那菊儿臀儿一耸,三郎倒抵柜板,惊了外面的大郎。听到月儿言是耗儿,三郎与菊儿偷笑。听那二人入港,这二人又搂抱你迎我凑大弄了一 阵。及闻那大郎月儿不是处女身儿而争,二人才歇了一回。及闻月儿那奸夫是姨丈大人,二人忍不住又一遍狂干,弄得柜儿又响。

三郎一头干一头忖道∶“我那大兄长比二兄长明理多哩,是破罐子干得更凶。”

思想乐处,不禁将那菊儿肥臀一捞,令其腿儿倒控腰际,入个满满足足,那柜儿自然合着东倒西歪。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