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春又春

作者:沽之斋
春又春 二维码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回 佳人大闹春屋增色

诗曰∶

襦歌□米蓦,旌旄卷素秋。

笑谈铜柱立,百世看鸿流。

且说大郎与那月儿各自将那阳精合yin精丢个欢欢,激得床下潜藏的二 郎情欲难禁,也把阳精泄出,淋了床板一片。杀了三分欲火,待头上床板那二人不复再动,方才急整衣襟,欲去那柜儿中寻那菊儿做耍。方斜探出头,不意那床板又摇,只听大郎道∶“缘何我这物件儿又硬梆梆的哩!速速跪下,令我再杀上一回。”又听那月儿道∶“我已来不起了,姑且饶上一回 罢!“大郎道∶“休要罗噪,速速跪来!你的身下置这枕儿帮衬,岂不受用?”月儿道∶“如此还使得。”

又是一阵唧唧的响,之後又听秃的一声水响,二郎暗笑道∶“这兄长倒是战不倒哩。”又听得一阵乒乒乓乓的大弄。月儿呀呀叫得狠。大郎道∶“可曾来得起麽?”月儿道∶“来得起哩!只是捣不到花心上!“大郎道∶“方才你言说来不起,我便不敢发力,你且趴稳床褥,承我入来!“月儿道∶“不信你能将我入至地上!“大郎道∶“却也难说。”一头说一头猛干。约有半刻,那月儿浪叫难安,惹得床下的二郎又如火砖上的蚁子一般,那话儿早已敲得床板乱响!正心焚难当间,猛地里听那大郎吼道∶“看我不入你至地!“馀音末了,又听那月儿啊呀声轰然至地。那飞起的金莲早将桌上灯儿扫倒,霎时一片黑暗。

大郎急叫道∶“啊呀,我又泄哩!你却败阵而逃。”就听一阵溺尿般的声儿响,泄了一气,颓然而倒,也不去顾那月儿。那月儿摔得难过,不住的叫痛。二郎惊了一回,见灯儿骤灭,又听那月儿哼声不过咫尺,遂色胆大壮,斜身探手去扯那月儿。那月儿只当是大郎来扶,也不多问,只管扑着腿儿,啊呀的叫。二郎搿住他的双腿,只一纵便上了身,早将尘柄扶住顺那氵㸒水往上一溯,秃的一声连根没进,没没脑的一阵乱叠乱入。

那月儿黑暗之中不辨真伪,被二郎这一番狠命的入,氵㸒火又炽,腿儿倒控二郎腰上,勾了颈儿,耸臀帮衬。二郎登觉这月儿那穴儿生得有趣,氵㸒水汪汪不断,尘柄浸於里面直泡得趐散,遂一鼓作气入了二千馀度,直入得月儿心肝肉麻的又叫,把个腿儿朝天乱舞。二郎复又架起金莲,那尘柄分花瓣又刺,霉时又是五百馀度。gui头被那月儿穴儿紧咬一般,熬不起,遂扪了月儿趐乳,腿儿蹬了几蹬,那道精儿滑都都滚将出来。激得月儿又是一番亲爹祖宗的叫,也将那yin精一抛而出,二人滚的闹热,险将床儿绊倒。那边厢柜儿也合着响。

那大郎正浅睡,听那桌儿柜儿乱响,遂把手向床上一摸,那还有月儿?问道∶“月儿,莫非我真的将你入至地上不成?”这一问,月儿惊得肉紧,忙把二郎推开,方欲发喊,早被二郎把个舌儿度得满满当当,喘了口气,低低道∶“莫怕,我是萧二郎。”

月儿听他说是二郎方才不动,半惊半喜。欲搂还羞。二郎那话儿还歇在pin户里面,未曾撤出,趁势抽了几抽,月儿又夹弄了一番,又直硬如杵。二郎端了月儿脸,依旧将舌儿度入他的口中,深刺了一回,下面自然又是一阵唧唧的响。大郎又问道∶“月儿,你於地上做甚?”二郎急抽了舌儿,那月儿倒也机灵,道∶“我在溺尿哩!“二郎抽送得更欢。大郎道∶“不像哩!溺尿不是恁般的响哩!“月儿道∶“我这穴儿生得窄小,故如此般的溺法。”大郎又听那柜儿也是唧唧的响,遂问道∶“你於何处尿哩?”月儿道∶“我於地上尿哩!“大郎道∶“缘何那柜儿里面也唧唧的响。”月儿道∶“我且听上一回,许是你听错了。”言讫,不令那二郎火急般的干,二人侧耳细听了一回。果然柜儿一阵唧唧的响。月儿道∶“许是里面耗儿溺尿哩!“大郎道∶“那耗儿岂有你那一指长的穴儿,弄出多少水来如此的响?待我点灯看上一回。”月儿急道∶“我这就上床哩,点灯做甚?”一头说一头去摸那地上的灯盏。

二郎听他二人一番言语早惊,爬将起来,欲抽出尘柄,不意那月儿贪这一段黑灯瞎火的风流,竟扯住不放。唧唧浓浓的,捉鱼一般。二郎忖道∶“那柜中分明藏的是菊儿,他一人怎弄得如此的响亮,分明是男女交媾之声,不知那男子是谁?莫非是那鬼精灵三郎?这般时候,他早该归了,倘是他岂不气杀,自己弄来的女子倒叫他享用一番。”

按揍不住心头怒火,遂欲去那柜中捉奸。月儿早将他卵袋扯住,二郎焦躁,月儿咬他耳道∶“你还敢乱动,那大郎欲下床哩。”二郎这才止住,忖道∶“倘让那大郎捉住,又不好看,他的女子被我奸,却也讨了一回 便宜。”正思间,听那柜中愈发的水响潺潺,舌儿吞吐得溜溜的,好不闹热。大郎道∶“月儿还不上床,等甚?”月儿慌道∶“我还未溺完哩!“

言讫扯那二郎尘柄往穴里就刺。二郎咬牙一顶,早透玉门关,一阵浪浪的抽,霎时一千余度。那月儿做那忍小便的模样,只是哼哼的叫,牝中紧锁,那二郎把持不住,阳精一泄入注,遍洒月儿花心,啊呀的一叫,又丢了身子。大郎道∶“溺尿也这般爽哩。”月儿道∶“何曾爽,只是肚儿不涨罢了。”

言讫,令那二郎扶他上床。二郎焉能舍得,手又不止,通身摸遍。月儿又低道∶“待我上床侧卧,将臀儿与你就是。”大郎道∶“你与哪个说话。”月儿道∶“我是在说梦话哩!“一头说,一头二郎将月儿捞起,轻移脚步,将月儿置上床。复蹲倒身子,抚摩月儿的臀儿。那月儿自将臀儿向外一耸,大郎把手一摸月儿腰身,道∶“何不睡正。”月儿道∶“甚是疲累,待我你做个比目鱼耍子罢。”大郎道∶“使得。”

言讫,侧睡,贴了月儿身儿,去抚那话儿,却软郎郎当的不硬。月儿道∶“这比目鱼如何做得?”地下的二郎那话儿却早涨发发的,抚准月儿那穴儿欲弄。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