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春又春

作者:沽之斋
春又春 二维码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回 许私约奴女遂心

诗曰∶

夙昔盟言誓漆胶,谁知贪血溅蓬蒿。

堪伤见利多忘义,一旦真成生死交。

且说月儿被那二郎抱上床,月儿欲与大郎弄个比目鱼手段,奈何大郎那话儿倒也痿顿,生将个滑嫩嫩的身儿舍了,心又不甘,只好双手端了月儿双乳,摩抚不已。

月儿氵㸒兴又举,将那臀儿耸出床外,二郎把手一摸,那话儿直矗矗乱抖,知大郎贪月儿那双好乳,遂偷将手儿去挖那pin户,那氵㸒水一发的直流下来,打湿二郎脚儿。月儿又不住的叫,反手又捻那二郎的尘柄往pin户里塞,口里叫那大郎道∶“大郎,我喜你吃我的奶儿。”那大郎遂小猪吃奶一般乱拱,陋得喷喷的响。

二郎知大郎忙得难顾,遂立起身形,把尘柄扶住,剥开月儿pin户,只一顶便连根溯进去了,来来往往的徐徐一阵抽插,不敢大弄出声,倒也落得一个“偷“字的快乐。

月儿被两个男子入弄,更是兴动情狂,令那大郎将双乳端紧,ru头儿并做一处,吞於口中,不容他丝毫有懈,直陋得乳儿蓬蓬,下面愈发的奇痒,遂反手帮衬二郎臀儿猛掀死扣。

二郎扛了他的一只腿儿,斜刺里大弄。自然少不了乒乓的响。那大郎收了口儿道∶“缘何你那臀儿乱响哩!“月儿道∶“啊呀是蚊儿忒多,咬得我紧哩!我便拍这该死的蚊儿。”

一头说一头於二郎臀上猛击。打得二郎愈发的火动,那尘柄舞得风生水响。时又听那柜中水声更响,二郎知那菊儿也正在好处,遂磨想月儿又是那菊儿,深抽浅送干了一回。

月儿被入得又至紧要之时,把个臀儿耸迎不止,那ru头儿自然离了大郎口儿,大郎去撮那乳儿即离得远,又听那月儿高声的叫,似与人交欢至妙处样儿,不免生疑,把手急探月儿腿间,方至莲瓣,登觉--物於其中来往冲突,不禁大怒,欲喝骂,又暂息怒火,忖道∶“捉奸捉双,待我将其抱住,看这奸夫氵㸒妇如何说法。”思此,急收了手儿,欠身张臂去扑。

那二郎正干得狂逸,一时忘了大郎在彼。那月儿也氵㸒情甚炽,哪顾许多,二人正刀架颈上也分开不得,堪堪欲至佳境,大郎忿忿,猛地里斜趴而至,拦腰抱住二郎,身下死死覆住月儿,大叫道∶“奸夫氵㸒妇干得好事。”

一声大吼,唬得二郎与月儿心胆俱裂,只止不住的对丢了一回,三人扭做一处,挣了几挣,一发的滚至地上。那大郎却不放手,急得二郎与月儿通身是汗,正无计间,猛地里听那柜中喊成一片,那柜儿栽了几栽,扑然而倒,险将地上三人覆个正着。只听柜里有人叫道∶“二位兄长快来救我。”又有人叫∶“月儿姐姐救我来。”

三人楞住,良久,大郎方才呵呵笑道∶“如今谁也脱不了干系了,大家起身罢,救人要紧。”言讫,放了手儿,去寻那灯盏点上,三人互看俱都是赤精条条的。月儿害羞,欲去着裤儿。大郎道∶“干都干了,还害的甚羞?还不帮抬柜儿。”二郎也讪讪的一笑,去扳那柜儿。三人合力,将柜儿翻转,打开柜门,先将三郎扯出,月儿又将菊儿抱出。

那菊儿把手遮了脸儿,不敢去看那二郎。二郎道∶“如今还害羞哩!我兄弟三人是一家人,你姐妹二人也是一 家人,二家人合成一家人,岂不也妙哉?”言讫把眼光去相那大郎。大郎忖了村道∶“不如趁此良宵,我等五人弄个联床大会尽欢如何 “三郎道∶“甚妙!甚妙。”言讫,去相那月儿忖道∶“这妮子骚得难得,上了他的身儿更乐。”大郎道∶“却也有一件不公!“二郎道∶“正是。”三郎道∶“何事不公?”大郎道∶“我二人俱都带回了女子受用,独你无有,还拣了许多便宜。”三郎道∶“二位兄长何必与小弟计较,待我与表妹成亲之後,定令二位兄长乐上--回。”大郎惊道∶“莫非你已上手?”二郎道∶“说话算数?”三郎微笑道∶“有道是妻子如衣裳,何足惜哉。”大郎二郎欢喜道∶“如此说来即公理!”

言讫,令大家将床儿俱连在一处,五人上床睡了。那二郎搂了菊儿挺尘柄即刺,三郎也抢了月儿上马即战。大郎看得呆,道∶“我又寻那个干哩!“二郎道∶“寻表妹去干。”大郎道∶“也是。”三郎道∶“看姨母不打死你。”大郎道∶“表妹干不成,权且将菊儿让与我罢!“那二郎与菊儿干得正紧,齐声道∶“不可。”大郎道∶“菊儿弄那倒浇蜡烛,把那後庭让与我罢。”那菊儿也乐得让两个男子侍弄,遂令二郎仰卧,照准尘柄桩下,覆於二郎身上,将那臀儿耸起,大郎一见,目摇神迷,复立於其臀後,扶了尘柄刺那後庭。那菊儿害痛,二郎於下便给他些好处,倒弄了几回,又抹些氵㸒水,搠进了大半根,後又一发的顶了进去,入得菊儿欲仙欲死。三郎见他三人干得起兴,愈发的将月儿干得骚态百出,又效那大郎样儿,入得月儿後庭,自然又是一番奇乐。折腾了一个时辰,三兄弟轮番上阵,二姐妹依次应敌。你哼我弄,喷喷之声彻夜不止,俱都将异味尝遍,直至鸡鸣,方才顺眠倒卧而睡。不题。

且说小姐被夫人叫去非为别事,乃是一番闺中训导。那萧氏知自己的三个甥儿生性风流,遂告诫云仙莫与他等孟浪。那云仙含羞不答,点头称是。见天色黑暗,萧氏亲自送云仙归房,也合该事发,点上灯盏,萧氏见那床上血迹狼籍,登时大怒,喝令云仙招来。云仙暗恨做事慌乱,严令之下,早已下跪尘埃。萧氏一见,油煎肺腑,泪如雨下。云仙大惧,缄口不言。半晌,萧氏方才缓声问道是何人所为,再三相诘,云仙只得招了是那三郎。萧氏长叹一声,道了句命该如此,遂令云仙立起,道∶“再过两载,即将你配於那三郎。”云仙心中欢喜,连道不孝,哄走了萧氏。

翌日,萧氏差人叫来三郎诘问。三郎知与云仙事发,叩头不已。萧氏又叹了一回,道∶“归去後与你父母言明,再过两春,择了吉日来娶云仙。”三郎方悬心解释,揩了一头汗水,当下兄弟三人被逐出萧府。三郎偷个空当自然与那小姐又绸缪了一回,不须繁絮。却说兄弟三人出了萧府。大郎合二郎叹道∶“又要等上二年,如何等得?”三郎道∶“何不将菊儿月儿带回。”二人苦脸道∶“恁般的话还不将我二人打死。”又道∶“云仙过门之日,莫忘了让我二人乐上一回。”三郎道∶“这个自然。”又道∶“隔些日子,又是姨父大人生辰,我三人又以拜寿为名来此乐上一回。”二人齐道∶“三弟真乃诸葛也。”三郎道∶“届时将这府中的丫头俱都氵㸒遍。”大郎道∶“可否令我二人通上表妹一回。”三郎道∶“二春已後方可。”二人齐道∶“倘先令我二人通那云仙一回,纵然为你当牛做马俱可。“三郎道∶“二位兄长何必如此说,届时自会替二位兄长寻个方便。”二人大喜,前後将个三郎捧着走。三郎道∶“日後倘有嫩货儿,定先让我先尝。”二人虽心中不悦,口上却说∶“这个自然。”

说话间不觉已行了十馀里。抵暮方归,三人叩见了父母,将拜寿一事细说。惟未将风流事儿露出丝毫。

自此,兄弟三人盼那萧府拜寿贺春,更盼那二春之後迎娶云仙的日子。心中愈发的长了草般,狗马声色,掷废光阴。後事不知也知。

正是∶

怡怡常自氵㸒人痴,书曰忙忙尽所思;

月貌花颜容易减,偎红倚翠莫交迟。

且将酒钥开眉锁,莫把心机织鬓丝,

有限时光休错过,等闲虚度少年时。

(全文完)

上一篇:第十九回 佳人大闹春屋增色 下一篇:没有了
| 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