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古典文学
  • 春闺秘史
    作者: 清风真人
    《春闺秘史》:却说清末民初年间,姑苏城内,出了一位风流才子,这人姓周名碧卿,是个世家子弟、家境也还丰裕,上无父母,下无兄弟,一手持家,好不一自一在,年方二十四岁,尚未娶亲,生得身体雄伟,眉目清俊,一自一幼好学,博通经史、写作俱工,儒雅不俗,为人年少老成,绝不肯做些钻穴越墙的勾当,那一方的人家,个个佩服。不少有一女一人家都想将一女一儿许配他为妻,可是他自负不凡,眼高一世,总想寻访一个绝色佳人,才可以作为匹配。因此就搁下来了。
  • 春染绣塌
    作者: 西湖渔隐主人
    《春染绣塌》:这汪道宇本是风月场上的老手,见此情景,知其动意,便放开胆子,他本住于前边楼上,故意嫌人嘈杂,搬至厢楼,与寡妇接相近。 一日夜,汪道宇不能睡,于房内独语,遂起床点灯,打开窗子,唱些私情小曲,以此引他。 且说那寡妇正于隔壁房里纳着鞋底,闻得此声,早已心动,便停下手中活计,将耳厌于门缝边,听得心急耳烧。 道宇见隔壁毫无动静,却亮着灯,欲察个究竟,遂轻手轻脚推开房门,蹲身来到了廊边里,此时周寡妇正开着门直瞅,突见一人影显现,又听得邻房声止,心中已明白了八九分,知是这客商来至近前,一时竟不知如何办好。
  • 僧尼孽海
    作者: 不题撰人
    《僧尼孽海》:短篇小说集,共三十六则。成书于明万历至崇祯年间。每则演一至五个故事,共五十五个故事,篇幅长短不齐,有文言,亦有白话。内容比较集中,均属描述和尚对民女及尼姑不守佛戒的故事。
  • 宜春香质
    作者: 醉西湖心月主人
    《宜春香质》:从反面人物人手,强烈谴责孙义、单秀言、伊自取等人的朝三暮四、见利忘义,乃有被踢打、抽肠致死,或罹患疮毒自尽而亡的悲惨下场,看似男同性恋者警歌,其实旨在责备下层娈童小官的不够贞节,并末改变作者对于上层文土相狎、蓄童的赞赏。
  • 碧玉楼
    作者: 竹溪修正山人
    《碧玉楼》:不多一时,梅香收拾停当,托在上房,放在桌上,俱是山珍海味,好不齐整。夫人满斟一杯,递与丈夫百顺。百顺接过酒来,一气饮干。又斟一杯,亦是如此,一连三杯。碧莲开言说道:官人上京,一路上须要保重身体,不可贪采野花。到得京城中,赶紧访问能人,办理此事,速速回家,以慰奴望。百顺回言说道:夫人放心,不必过虑,一到京城,即速办理,断不肯久居于外,使妇人孤枕单衾,久受凄凉之苦。说罢,二人又饮了几杯。
  • 捣玉台
    作者: 临川山人
    《捣玉台》:且说二公子在窗外看得不亦乐乎,神一情一高昂,几已不能自持,恐弄出 声音引起兄嫂注意,遂慢一步懒一步的回到房中,合衣睡下。一夜胡思乱 想,不得安寝,脑中全是云雨之事,比及天明,方胡乱睡着了。 铁勤迷迷糊糊醒来,已是黎明光景,胯下仍是不屈不挠,吊首挺胸,顶得裤子如鼓面儿那般,怎奈芙蓉帐虽暖,枕边寂寞无玉人,却也是春宵难捱。
  • 云影花阴
    作者: 烟水散人
    《云影花阴》:见强生急燥,秋花一心中又不觉好笑,不由忖道∶天下男人都如此好 一色一贪吃,今日羊入虎口,倘若闹将起来,没甚结果不说,惹恼老爷定被驱 逐!想此,无奈只得依了他。 强生见秋花已拿开手,知他已属意一自一家,忙搂住道∶心肝,你若将 我弄得爽利了,扶你做个偏房!秋花笑而不语。
  • 灯月缘
    作者: 烟水散人
    《灯月缘》:真生微微含笑,那尘柄坚举已久,无暇细谈,就把惠娘搂住,但觉兰麝之香,遍身芬薄,惠娘吐出丁香舌尖,放在真生口内,吮咂了一会,又附低耳言:拙夫远出未归,可以安心同卧。遂即解带卸衣,双双的钻入被窝,真生情兴虽浓,却不曾亲历妙境,将赴一陽一台,反觉忐忑不安,怎当惠娘欲火如焚,贴身相就。
  • 伴花眠
    作者: 情痴反正道人
    《伴花眠》:且说那赵氏,生性妖娆妩媚,嫁于阮大郎,虽无甚怨言,却怎奈大郎终日忙于生意,一朝下来,已是筋疲神倦,哪顾及床第之欢?日复一日,倒苦了赵氏,暗想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欲?更何况我正值风华年纪,怎能耐禁那漫漫长夜之孤寂?若说瞒着官人去偷汉子,不说坏了妾身贞节,也是大大羞辱门庭哩!”想罢,只得耐着性儿,渡日如年
  • 痴娇丽
    作者: 情痴反正道人
    《痴娇丽》:一日生至中堂,四顾皆无人迹,遂直抵锦娘寝室。适彼方同坐停绣。生遇锦娘一喜一惧,锦见白生且骇且愕。生兴发不复交言,遂前进搂抱求合。正半推半就之际,闻春英堂上唤。女急趋母室,生脱身逃归。
  • 酬鸾凤
    作者: 江左淮庵
    《酬鸾凤》:这边安国、阿狗二人见庄儿屋中更衣,倚门窥得,但见:罗衣羞解,身芳柳絮,白如绵团,酥胸乍露,腥红两点,撩人心怀。阿狗道:我家爷,一个活脱脱的天仙美人儿,如今倒是你的了。安国喜道:妙!妙,我今夜便圆他一个双对儿。一对说,一边竟启门而入。庄儿不意有人闯入,忙探手遮那小pin户,安国嘻嘻一笑,上前抱住,道:美人儿,你如今是落难的,便依了我,与你享不尽的人间富贵。
  • 断珠蕊
    作者: 慈溪居士
    《断珠蕊》:三杯之后,小姐不胜酒力,面放桃花。不凡色欲连心。情如烈火。只听小姐娇滴滴含笑说道:奴家酒已够了,请公子自饮罢。不凡恨不能有这么一声,急忙将酒撤去,展开罗帐,铺放棉被,二人相携而入。不凡伸手去解小姐的外衫,小姐忙伸手按住不让他再进半尺,不凡不由在小姐耳边语道:小姐,春宵一刻值干金。何不让贫道侍候你则个。小姐低头不语,一张嫩脸儿早已绽开桃花。不凡见她并未坚拒,遂伸手擒住小姐的玉指,另用手解去了罗衫之飘带。罗衫飘落到红被上,小姐如玉般白皙之身,上面套着件小红褂袄,两节玉藕似胳膊嫩白滑腻。
  • 风流媚
    作者: 芙蓉夫人
    《风流媚》:马雄怜惜道:初破身子,难免疼痛,少许再干,定会舒服,人间之乐,莫过於此。秋月也觉如此,满怀欢喜,便笑道:老爷,如今已属你了,以后由你便罢。
  • 花放春
    作者: 芙蓉夫人
    《花放春》:话说唐尚杰蒙此恩荣,心中欢喜,捧绣袍得意下殿。所以同寮,无不人人称庆,个个道喜。内中就有一家奸臣,心怀不忿。这奸臣是谁?这奸臣姓张,单名光,字德龙,官居工部侍郎,因清词得幸入阁办事,恩加安乐卿,系一个谗谄面谀、大奸大恶之臣。他今日在殿上,见唐尚书获此恩宠,好生不快。他爱的是这件宝袍,怨的是梁少师偏庇,恨的是唐尚书得宝。只为这件绣戈袍,后来就出无限祸端来。暂且按下不表。
  • 花荫露
    作者: 临川山人
    《花荫露》:一日,王景闲逛,适值余娘外出,王景横跨一步,拦住余娘,露氵㸒邪相,说道:我听得说,你原是陪人睡的,新近没了相公,权陪我睡一睡罢!路人闻言窃喜,俱闪一旁,看余娘作何对待。余娘又气又恼又觉好笑。气的是众人俱无劝阻之意,分明欲看他笑话;恼的是丈夫新亡,便有人当众调戏,俟后光景可想而知;好笑的是当众逞强的竟是一顽皮小儿。余娘见他一双贼眼锥子样盯着自家起伏坠闪的胸怀,便知这小儿不是善类,她恼怒骂道:黄毛小子,闪过一旁! 谁知王景却是个胆大的,敢情平时依仗豪权放肆惯了。只见他自怀中掏出两锭白晃晃银子,硬要塞给余娘,一面理直气壮地叫嚷:我不会白睡你,依了我罢,依了我罢!
  • 绣屏缘
    作者: 苏庵主人
    《绣屏缘》:叙元顺帝时浙江钱塘才子赵青心与王玉环等五女的姻缘。情节围绕前朝珍宝绣屏展开,五女亦与绣屏呼应,故名。本书明确提出反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标榜才貌相配、两厢情愿的真情,反对纵欲放荡的滥情。
  • 花影隔帘录
    作者: 不题撰人
    《花影隔帘录》:清代文白相间中篇人情小说。一名《抱影隔帘录》,又名《花影隔帘》。四部。分题“钱塘韩景致瑜楼撰”、“钱塘陈戏春翁阅”、“钱塘王隆愁痴人补阅”、“钱塘魏素珠吹箫媪订阅”。
  • 醉春风
    作者: 江左淮庵
    《醉春风》:书叙明万历年间,苏州顾外郎之女大姐,生平以节烈自誓,嫁张财主第三子张监生为妻,遂称三娘。张监生奢华好色,未成亲前,与徐家大小娘子及大娘之女通奸,其家教书先生杨某帮闲隐瞒。及成亲,张监生仍与徐家诸妇往来,三娘力劝不听。后张财主死,张监生益纵情声色,挥霍无度,包名妓鸩张三于虎丘,整月不归家。三娘遣小厮阿龙往寻不见,又亲往虎丘,不见丈夫踪影,空房独守,难耐寂寞,遂与阿龙苟合。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大开淫戒,不管好坏,日日宣淫,门庭若市,甚至招三男子同睡,一时有百花张三娘之称。后张监生赴南京坐监,不时出入风月场。一次与杨某回家,各发现自己妻子与人淫乱。张监生劝阻三娘,三娘不听,甚至在船中公开淫荡。张监生遂收拾家财,休妻,发愤攻读。三娘归母家后,无营生着,干脆做妓女,年四十嫁黄六秀才,仍不安分,被官卖为妓。此时张监生已官南京经历,娶妓女赵玉娘为妻。三娘流落不堪,往寻张监生,被拒,遂沦落街头,腹痛而死。后张监生卒,玉娘守节,为人称道。
  • 欢喜缘
    作者: 寄侬
    《欢喜缘》:也是可儿相貌出众,性格温存,不上两三个月,芳名便自大噪起来,富商大贾谁不垂涎。几番婆子欲要梳拢,可儿只是不依,虔婆靠她赚钱,也不敢深拂其意,便缓了下来。秋来春去,一年过去,可儿色艺俱进,不止曲儿唱得好,人也日渐丰腴标致,登门寻欢客川流不息。
  • 查潘斗胜全传
    作者: 阳羡铁庵隐士
    《查潘斗胜全传》:二人只一日去游虎邱,下马玩赏江山之胜,各人题诗一首,以见爱慕山水清秀之意。正在得意吟咏,忽见来了二个绿绸轿子,后跟十余肩小轿,一同如鱼贯而行。二人注目观看,却是一众女子,不知谁家宅眷。前二乘轿子似主人模样,后跟之轿,皆似婢女娘姨之类。细看主人,生得十分俊俏,甚觉动人,留恋不舍。二人赞一回,不觉跟了上去。远瞧不多时刻,如飞而去,竟若黄鹄飞入天空沓没。二人商议两个女子正如西子、王嫱一般,此时虽然看了半日,究属未能细睹,必须追上前去,定要如蛱蝶穿花得而方罢。遂各跨马奔飞,在路赶来。直赶到九曲里,望见二乘大轿,集下水轿内使女相帮先出,扶持了二女出轿,走进一个黑漆大门。二人定目一望,不是人家,原来是一个妓院,名叫留香院。二人又相商了一回,决意走进一游,有待何妨。
  • 再生缘
    作者: 陈端生
    《再生缘》:写元代云南总督皇甫敬之子少华与国舅刘奎璧争聘兵部尚书孟士元之女丽君。士元将丽君许配武场得胜的少华,奎璧怒而陷害皇甫全家。侍女苏映雪冒丽君名嫁奎璧,寻机行刺,未果投河,为左相梁鉴所救,收为义女。丽君女扮男装,应试中状元,升任右相,入赘为梁鉴之婿,与苏映雪成亲。
  • 艳婚野史
    作者: 江海主人
    《艳婚野史》:次日,专等芳卿出门,天生捱入书房。张扬道:事不宜迟,好进去了。倘然停灯,必须吹灭,方可上床。天生道:倘巧娘认出,叫将起来,如何是好?张扬道:也是个不唧溜的东西,你一时进去,他怎知是你?就是做出事来,也不过是朋友之妾,无甚大事。只管放心进去。天生依了张扬之言,大了胆,直至里边。到了房内,灯尚未熄。忙闭房门,吹灯脱衣。巧娘说:今日恭喜,为何撇了心爱的人,倒肯房中来睡?天生假笑一声,一把搂住,便去亲嘴。巧娘接住舌尖,两个云雨起来。
  • 颠倒姻缘
    作者: 云游道人
    《颠倒姻缘》:只因王春看上了白雪小官,每每要与他取乐,小二亦知其意。一夜,白雪与小二宿于书房,二人勾当。小二说起碧桃标致,受慕之极,怎生一计,与他如此。白雪道:不难,自古道:舍得自己,赢得人家。我管保那妇人与你上手便了。小二道:莫不将我妻子,换他不成白雪道:岂有此理?王春每每要我合他如此,我因为你,不好又和他上手。这事只须在我身上,便好图之
  • 两肉缘
    作者: 不题撰人
    《两肉缘》:清代白话长篇艳情小说。四卷十二回。不题撰人。成书于清乾隆年间。
  • 春幄莺飞
    作者: 春江隐士
    《春幄莺飞》:原来,在三春一十七岁那年,大嫂范氏见他少年初成,伟昂超群,便于一日子夜潜入三春卧室,如此如此这般调弄兄弟。亦是在那欲火旺盛如烈焰袅袅之际,三春理性不失,掀开大嫂,严如怒斥,令大嫂羞惭难当掩面退出。三春翌日坚辞,此乃他自立门户之根由也。
  • 欢喜浪史
    作者: 不题撰人
    《欢喜浪史》:一曲叙过,引出一部动人的野史,叫人从风月场中,晨钟惊醒,暮鼓唤回,再不贪恋着眠花宿柳。且说前朝永丰县,有一家小财主,姓曹名百昌,年纪二十五岁,生得面貌风俊,气概不凡,娶得结发江氏。年方二十一岁,名唤媚娘。这媚娘那一种人物,长得委实好看。娇滴滴的模拌,柳眉杏眼,樱桃小口,又兼底下一双小脚儿,仅仅三寸,真来走动风摆柳,站下一柱香,就是丹青先生,也难描难画。夫妻二人安分度日,百般和顺。只因百昌为人,房事上稀疏,媚娘时常有些不快意处。
  • 柳花传
    作者: 风月轩入玄子
    《柳花传》:话说光绪年间,苏杭和园县有个地痞,生得魁梧,唤作魁哥,年三十,使得些好拳脚,又会赌博,什么抹牌道字,围棋象棋,无不通晓。日夜赌嫖,发迹有钱,便买通官府,在合园县做个公差,后来人们又叫他“魁大官人”,他父母双亡,兄弟俱无,头一个老婆病逝,身边只有一小女。新近又娶了州里户官之女,填房为继室,又常与乡里玉儿打得火热,后也娶来家住,在西家巷又占着窠子李幺姑,包了些时候,也娶回家住。粘花惹草,调戏良家妇女,娶到家中,稍不中意就与媒人卖了,一月倒在媒人家去十来趟。众人也不敢惹他。他还结拜了一批兄弟,却是帮闲抹嘴,不守本份之人,一个最相投的是孙二,家父是开缎铺老板的,专帮嫖贴食,一个是张圭六,与魁哥最相好,什么吃喝嫖赌,样样皆会。加这魁哥手里弄了些钱,出手也大方,又与官吏有些往来,故都与魁哥,贴得甚紧。
  • 蜜蜂计
    作者: 储仁逊
    《蜜蜂计》:清代人情小说,共十回,作者储仁逊。主叙汉代董生才被继母使蜜蜂计陷害及其婚姻故事。
  • 载阳堂意外缘
    作者: 周竹安
    《载阳堂意外缘》:书中描写缙绅子邱树业与金陵富家少妇尤环环相爱相伴至终,死后登仙的传奇故事。书中又插入丫环胡悦来、盐商妾南华女史以其侍婢秋容与邱树业的情爱纠葛。多有床第风流的直白描写。
  • 龙阳逸史
    作者: 醉竹居士
    《龙阳逸史》:称。《龙阳逸史》里的小官,形象丰富多元,有用尽心机攀龙附凤、有巧施诡计勾引「买主」、更有与兄弟、姊妹争风吃醋,力抢一夫者。围绕在小官圈周遭的人物,行径同样出人意表,有因生意冷清而怒告官府的妓女,有屡出奇招劝夫君「改邪归正」的贵妇,还有鼓励爱子在「小官界」力争上游的父母,更有一众为求一夜欢好、不惜倾家荡产的男客们。在《龙阳逸史》的世界里,「欢场无真爱」,靠的唯有银两和手段。
| 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