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匠擎第一卷:闻香

作者:邪灵一把刀
匠擎第一卷:闻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九章 入口

徐长生这个清王朝的宗教人士,和道格以前遇到的所有宗教人士都不一样。

严谨、端庄这些词似乎不存在他身上,相反,这是个十分潇洒和豁达的人,他前脚说完要走,后脚整理了下腰间的腰包,便离开土屋,走入了黑暗中。

道格愣了愣,片刻后,拔腿就追了上去,紧跟不舍。

这地方太可怕了,有了之前的遭遇,饶是道格胆子大,也不敢一个人待着,相反,跟在一个‘大主教’级别的人身边,让他更有安全感。

对于道格的跟随,徐长生也只是随意瞟了一眼,没有多言。

他手里提着一盏马灯,在黑暗破败的窑村遗址中穿行,似乎在寻找些什么。道格身体还比较虚,走路不得劲,跟了一会儿便落在了后面,他生怕被徐长生甩开了,不得不吃力的小跑着往上追。

突然,徐长生停下了脚步,道格一下子撞了上去。

他身材和体魄都比徐长生魁梧,但这一撞,徐长生在原地纹丝不动,他自己却被一股力道反弹,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动静让徐长生回过头,颇为无奈的问道:“你这个洋人,一直跟着我做什么?”

道格气喘吁吁:“我、我想和你一起离开。”

徐长生道:“我现在暂时不会离开,我在找一样东西。”

道格道:“那我跟你一起找,找到了我们一起离开。”

“哦?”徐长生挑了挑眉,也不问原因,而是道:“随你的便,跟得上你就跟,跟不上我可不会管你。”他一摆手,素色的道袍在夜风中猎猎作响,举步继续向前。

前方是一个同样破败的建筑物,但材质和周围的建筑不太一样,全木制的,残留的柱子很粗壮,显示出这里曾经的不同寻常。

道格猛然认出来:这好像……是祠堂?

没错,就是那个古怪的祠堂。

此时的道格有种很奇特的感觉,前一天还生机勃勃的村庄,转瞬,就仿佛流逝了百年的岁月,而自己,也仿佛穿越了百年的时光,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界。

这一瞬间,道格忽然想到了刘先生一家人,想到了窑村里,已经比较熟悉的几个邻居,想到了邻居家的几只狗,还有那一群喜欢追着人啄的大鹅。

道格发现,自己此时,最先想到的,竟然不是窑村夜间恐怖的死尸,而是白日里,那些村民对自己友好的关照,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顿时在道格的胸中充斥着。

也就在他胡思乱想间,徐长生已经走入了残破的祠堂遗迹中,并且在其间仔仔细细的寻找起来。

道格跟着他,见他找的专心,便忍不住问道:“你在找什么?长什么样子,我帮你找。”

徐长生头也不回,道:“找一件宝贝。”

道格问:“什么宝贝?”

徐长生道:“一个壶。”

道格满心好奇:“壶?镶满了宝石吗?”

徐长生道:“不知道,我不知道它长什么样。”

道格更好奇了:“那你找它做什么?你怎么知道它是个宝贝?”

徐长生继续认真的找着,边找边道:“你知道,为什么这个窑村,在消亡这么多年后,整个村庄,还能以鬼魂的姿态出现吗?”

道格茫然的摇头。

徐长生讳莫如深的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因为这里有一个壶,相传,那个壶的壶口,藏着一个阴阳两界的通道。”

这话道格到是听懂了,他惊讶的瞪大眼:“通道?”

“对,通道。活人进去,会死;死人出来,能活。死活往来间,可得长生之道。这个村以前一直有一个祭祀仪式,他们将死去的人,统一放在一处,到了某一个特定的时间,由村里的祭司打开闻香通冥壶的通道……他们将死者集体送入那条通道,然后等待……”

道格咽了咽口水,道:“等待……然后呢?”

徐长生道:“然后在某一天,时机成熟的时候,那些死人……会活着出来。”

道格倒抽了一口凉气,觉得汗毛倒竖:“那、那什么时候,才是时机成熟?”

徐长生道:“不知道。”说话间,他似乎发现了什么,突然在一处蹲下了。

那一处被很多倒下的烂木板挤压着,覆盖着泥土尘灰,木板缝隙间,隐约露出些鲜红色的痕迹。

徐长生眯着眼看了片刻,对道格道:“不是要跟着我吗?那就别傻站着,来帮忙,把这些东西搬开。”

道格于是上前帮忙,一边气喘吁吁的干活,一边道:“我没力气,我饿。”

徐长生道:“你是林妹妹吗?”

“林妹妹我知道,是你们国家的戏剧里的一个人物,不过她是个女人,我是男人。”

徐长生道:“闭嘴吧你,省点力气。”

于是道格不说话了,二人开始埋头清理那片地方。由于积压的东西过多,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被清理出的地面,和周围的地面有明显的区别,像是由大片石板镶嵌而成,表面线雕着许多古怪的花纹,道格也认不出是什么。

这些线雕花纹的凹槽里,被红色的染料填满了。这些染料也不知是何种材质,都这么多年了,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变得破败暗淡,而这些染料,在马灯微弱的光线下,居然依旧艳红生辉,炫目异常。

徐长生解释说,这种染料叫朱砂,中国人用它入药、绘画、驱邪。

干完这一切,道格已经累得喘不过气了,这一累,估摸着是肠胃活动开了,他又想上厕所,便又找了个角落蹲坑。

等蹲完坑出来,道格惊讶的发现,之前清理出的那片区域,石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地下入口!

那地下入口,至少有四平米左右,黑乎乎的大敞着,一条古老的石阶延伸而下。徐长生已经不在外面了,道格只能看到入口下方,有光影晃动,显然是徐长生已经顺着下去了。

道格忍不住有些委屈,咋就把自己一个人撂下了?

他急急忙忙下坑追赶,然而石阶陡峭,他手里头又没有光源,只靠着远处马灯的微光勉强视物,着急间,下盘不稳,一个踩滑,人就跟汽车轮胎似的,嗷嗷直叫往下滚。

下面的徐长生没料到这一幕,被滚下来的道格一带,二人摔作一团,人仰马翻的一路翻滚下去,马灯也在翻滚中熄灭了。

等滚到底时,道格觉得自己这条命,只剩下十分之一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破罐子破摔,在黑暗中喘息着。

一边儿的徐长生嘴里念叨了一句什么,好像是‘福生无量天尊’一类的,紧接着道格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片刻后,熄灭的马灯被徐长生重新点燃,道格发现徐长生的额头摔破了,沾了不少血迹,他顿时很愧疚:“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徐长生盘腿坐在地上,身边放着马灯,到也没生气,看了道格一眼,从腰包里摸出一块饼,撕了一半丢给道格:“我看你拉的差不多了,吃吧。”

道格本来虚弱不堪,但这会儿见了吃的,顿时如同饿虎扑食,揪着半块饼狂啃。

饼太少了,他都舍不得咽下去,一口嚼十几下,徐长生在一边看了,原本紧绷的神情,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好玩儿。”

| 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