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匠擎第一卷:闻香

作者:邪灵一把刀
匠擎第一卷:闻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四章 怪手(下)

在二号被往上提拽间,我和蒙面人,几乎同时伸手,一人抓住了他一只脚腕。

一股大力从上方传来,我和蒙面人均不撒手,二号自己到也激灵,手里的开山刀一转,反手往掐着自己下颚的手上砍去。

那手黑瘦如柴,按理说能一刀砍断,然而二号的开山刀一砍上去,却传来‘铮’的一声响,满耳金铁交击之声,那黑瘦的手如同金刚所铸一般,一点儿伤口都没留下。

二号本来被掐的就是下颚咽喉,两股力量争夺之下,面罩上移了一些,露出来的脖颈处通红一片,青筋暴起。

再这么下去,只怕人没夺回来,二号的脖子得先断了。

我一边发力,一边用弩对准了那细黑的手腕,试着射了一箭。

弩箭的冲击力,毕竟要比人力强,但愿能有所作用。

然而,我这一箭射出,不仅没伤到那只手,弩箭反而受力弹出,恰好弹向赵羡云的方向。

我没看见具体情况,耳里只听赵羡云低骂了一句:“你他妈要谋杀我吗!”估摸着是反弹的箭弩,差点伤到姓赵的。

我见二号情况着实不对了,立刻对蒙面人道;“松手,再僵持下去,他死得更快!”为了防止二号被我们生生勒断气,我和蒙面人同时松手,二号就和沈机一样,一下子被那只手给拽入了黑洞中。

“退。”蒙面人松开手的瞬间,吐出了这个字,示意我赶紧离开黑洞所覆盖的区域。

然而,这个黑洞,比之前在地下看到的更大,头顶的一片区域,几乎都被它笼罩着。就在我和蒙面人迅速后退时,黑暗中又伸出来数只漆黑的人手。

那手让我想起了李尧之前跟我讲的一件事儿,李尧是个爱玩的人,对各种游戏动漫很迷。当时,他给我推荐一个日本的动漫,说里面有个主角,吃了一种神奇的果实,身体可以如同橡皮一样变形,手脚拉的特别长。

当然,那动漫我没看,我和李尧的兴趣点,实在get不到一处去。

但此时,我看着那些手,竟突然想起这事儿了,因为那些手,明明是人手的模样,却从黑洞中探出,足足三米来长。

饶是我和蒙面人果断后退,也没能躲过这些橡皮一样拉长的人手。

几个呼吸的功夫,我俩便各自被数只手给扣住,直接将我们给提起来了。

后方的赵羡云这时却很机灵,早已经退到了黑洞外围,朝我们这边张望着,神色晦暗不定,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我压根都不指望他能来救人,被拉入黑洞的瞬间,我突然觉得这些长手似乎在哪儿见过,一时却又反应不过来。

进入黑洞的瞬间,我立刻感觉到,一个冷冰冰的东西,直接贴在了我背后。

我下意识的想离那东西远一些,试图抖动一下背,这时却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

不,确切的说,我还可以动,但我身体的控制权却不属于自己,而是被我身后贴着的东西给操控了。

它往前走,我的身体跟着往前走,而我自己却做不出任何反应。

我试着想开口说话,嗓子里却仿佛灌了一团凉气,堵在那儿,努力半晌,只发出了一些气声。

黑暗中,我听到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贴在我背后的东西,正带着我往前走,而之前抓住我的那几只手也收了回去。

这一瞬间,我突然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那些手在哪儿见过了。

闻香通冥壶!

没错,那个壶身上面的鬼怪图中,绘制者各种牛头马面,青面獠牙的恶鬼,其中不就有个长手怪吗?那闻香通冥壶,当时我并没有研究太久,因为上面绘的鬼怪,在我看来千奇百怪,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那会儿并没有细看。

大约只在脑海里留了个浅印象,所以直到此时我才想起来。

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我们动了闻香通冥壶,而那个壶的壶口,又连接着阴阳两界的通道,所以,我们现在是被牛头马面们,带着往阴间走?

我背后一片冰冷,贴着我身后的东西,就仿佛一块冰,带来的冷气,嗖嗖的传入人的骨头缝里。渐渐地,我不仅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甚至连感知,似乎都被这阵冷气给麻痹了。

按照那个古怪的传说,阴阳通道打开时,活人可以进去,死人也可以出来。

如此一来,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些尸体会突然诈尸。

正因为蒙面人动了闻香通冥壶,因此我们所处的整个空间,都变得生死不分,阴阳不明。

不行,我不能再继续往里走了!

天知道,如果传说是真的,我这一进去,岂不就直接成死人了?

眼见着自己的身体在逐渐麻木,我脑子里猛然想起了爷爷以前给我讲的那些山野奇闻。以前只当是封建迷信,老百姓们用来消遣的,这会儿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趁着身体还没有完全失去知觉,我狠狠在自己舌尖上咬了一下。

按照迷信的说法,舌主心,舌尖上的血,就是心头血。

而人的心头血,是一身阳气所在,心血一出,可以改变周围的气场,震慑鬼魂。

这一口下去,别提多疼了,我只觉得嘴里顿时一咸,充满了一股铁锈味儿,但这一瞬间,我冰冷的身体,却如同被一股暖流刷过,恢复了知觉。

与此同时,一直贴在我背后那个冷冰冰的东西,却仿佛被什么烫到了一般,突然抽离了。

下一秒,我的眼前,开始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些情形。

黑暗的洞穴中,充满了无数古怪的黑影,它们正排着队在往深处走,而蒙面人,也僵硬着身体在往前走。

他刚好排在我身后,而在蒙面人的背后,则贴着一个黑幽幽的高大影子。

影子一动,蒙面人就跟着动。

我二话不说,将嘴里的血朝着蒙面人所在的方向喷了过去,霎时,周围的黑影如同遇见火焰般齐齐往旁边退。

蒙面人大约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愣在原地,我却顾不得那么多,将他的手臂一拽,便大喊:“快跑!”

| 一生必读的100本书 |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